祖宾·梅塔的指挥生活跨度长达60多年,如同活化石一般见证了二战之后古典音乐的发展与变迁。而对于普通乐迷来说,这样一位似乎永远活气四射、不知疲惫的艺术家竟然就要告别舞台,一时"> 祖宾·梅塔的指挥生活跨度长达60多年,如同活化石一般见证了二战之后古典音乐的发展与变迁。而对于普通乐迷来说,这样一位似乎永远活气四射、不知疲惫的艺术家竟然就要告别舞台,一时" />
<track id="zbXOlDI"></track>
  • <track id="zbXOlDI"></track>

        <track id="zbXOlDI"></track>

        1. 祖宾·梅塔退休了,听听他最好的唱片吧

          时间 • 2021-04-22 20:15:20
          ">

          祖宾·梅塔的指挥生活跨度长达60多年,如同活化石一般见证了二战之后古典音乐的发展与变迁。而对于普通乐迷来说,这样一位似乎永远活气四射、不知疲惫的艺术家竟然就要告别舞台,一时光还会感到有些难以接收。前年10月20日,梅塔在特拉维夫与以色列爱乐乐团完成了他的最后一场音乐会,曲目则耐人寻味地选择了马勒第二交响曲“回生”。仿佛永远不会老去的梅塔,也迎来了“盖棺定论”的时刻。

          对于远在东方的一代古典音乐喜好者来说,他们是听着梅塔的唱片、看着梅塔的音乐会长大的。1994年他与以色列爱乐乐团来华演出,由此开端了与中国的不解之缘。进入新世纪以来,新的剧院如雨后春笋般建成,梅塔受邀来华的次数已经难以统计,这也让“物以稀为贵”的价值观深刻骨髓的中国听众有些疏忽了他作为艺术家的价值。他对布鲁克纳、马勒、理查·施特劳斯等晚期浪漫派作曲家音乐的诠释,他对现当代音乐以及世界音乐的大力推广,他众多出色的歌剧演出,终将为他博得一个公平的历史评价。

          梅塔1936年诞生在孟买的一个帕西人家庭。帕西人是印度次大陆上的一个少数民族,信奉琐罗亚斯德教(也就是尼采笔下的“查拉图斯特拉”)。他的父亲是印度最优良的小提琴家,也是孟买交响乐团的开创人。童年时期就展露出音乐才干的梅塔在18岁时来到维也纳追随指挥教导巨匠斯瓦罗夫斯基学习,与他同学的则是日后同样名声显赫的克劳迪奥·阿巴多与丹尼尔·巴伦伯伊姆。梅塔在25岁时成为蒙特利尔交响乐团的音乐总监,一年后执掌洛杉矶爱乐乐团,即使是在那个少年好汉辈出的年代依然罕见——大部分指挥家在35岁以前都还在歌剧院里从事声乐领导或者合唱指挥之类的工作,或是在指挥竞赛里拼得头破血流。33岁时,他成为了以色列爱乐乐团的音乐参谋,十二年后担负了这支乐团的音乐总监。截止到退休之日,他与以色列爱乐乐团合作了整整50年,再次创下了一个纪录——即使如卡拉扬与柏林爱乐乐团这般漫长的合作关系也仅连续了35年。

          当然,以色列爱乐乐团的未来依然值得等待。2018年1月,乐团发布以色列指挥家拉哈夫·沙尼将从2020年起担负乐团的下一任音乐总监,乐迷对此也毫不觉得意外。今年年仅30岁的沙尼乐坛最受欢迎的新星之一,又是本土诞生,他与以色列爱乐乐团走到一起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作为特拉维夫以梅塔命名的布赫曼-梅塔音乐学校的毕业生、巴伦伯伊姆的高足,沙尼很早以前就得到了梅塔的青睐,并在其羽翼之下成长,由他担负“接班人”将确保这支乐团在未来的几十年里拥有一位令同行艳羡的掌舵人。

          然而作为印度音乐界甚至亚洲音乐界的一面旗号,梅塔的退休无疑让人觉得可惜。在话语权被西方操纵的古典音乐界,小泽征尔与祖宾·梅塔等亚洲指挥家所取得的宏大胜利鼓舞了许许多多的亚洲年青音乐家为之拼搏。随着小泽征尔因身材原因淡出舞台以及梅塔的退休,古典音乐的舞台上将缺乏来自亚洲的代言人。而在梅塔的祖国印度,由他的父亲创立的孟买交响乐团早已不复存在,由孟买国度表演艺术中心在2006年组建的印度交响乐团成为了印度这个十多亿人口的大国唯一的一支职业交响乐团,而正走在职业化途径上的中国交响乐团已经超过百支。印度是否将会从古典音乐的世界缺席,下一位超级巨星能否在次大陆出生,亚洲的年青指挥家还有没有机遇在世界乐坛引领风骚?随着梅塔的退休,人们会不断问起这些问题。

          在与舞台上的祖宾·梅塔告别之后,他所留下的音乐遗产就大部分定格在了唱片里。梅塔的唱片大部分录制于哥伦比亚与RCA厂牌,如今版权都归属索尼古典。通过这些可贵的唱片,梅塔的指挥家形象变得饱满起来,他确切应当被看作是全部亚洲音乐界的自豪,而以其艺术上的宏大成绩,也理应得到人们的更多认可。

          在这些唱片里,首当其冲的就是瓦格纳的音乐。亚洲指挥家善于指挥瓦格纳的,用“屈指可数”来形容都有点夸张了,而梅塔在这方面的成就可以说是绝无仅有。1998年梅塔成为巴伐利亚国度歌剧院的艺术总监后立即就将《尼伯龙根的指环》搬上了舞台;进入21世纪以来,梅塔与导演La Fura dels Baus合作的这部剧再度震惊世人,可以说是过去20年来最具新意的“指环”之一。而如果我们乘坐时间机回到1985年的纽约林肯中心,会听到梅塔指挥与三位当时最好的瓦格纳歌颂家一起带来的如电光火石般的《女武神》第一幕,而得益于当时CBS采取的最新的录音技巧,这张唱片在LP时期就已经被发烧友争相珍藏,今天听这张唱片时依然会被巅峰状况的纽约爱乐乐团以及歌颂家们无与伦比的演唱所折服。

          在亚洲指挥家里,像梅塔这样精擅德奥晚期浪漫主义作品的指挥家十分少见,这一方面也许是由于文化隔阂,另一方面,西方乐团似乎也总是不太放心把这些作品交到亚裔手上。然而梅塔的呈现转变了这样的成见,他在长达半个世纪的指挥生活里不仅胜利诠释了许许多多的德奥晚期浪漫主义音乐,还因为独树一帜的演绎方法而被人铭刻。笔者特殊推举的是1991年梅塔指挥纽约爱乐乐团录制的勋伯格古雷之歌——这部范围巨大的清唱剧,“全明星”版本不少,但像这张专辑一样如此深入地把握住作品精华,不论独唱、朗诵、合唱还是交响乐部分都尽善尽美,这样的版本十分少见。

          马勒与布鲁克纳的交响曲,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被演绎的频率逐渐升高,这些动辄长达一个多小时的巨作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光里都是少数世界顶级乐团的专利,不过随着全世界的交响乐团演奏技巧的广泛进步,世界各地都在演出他们的音乐,而对马勒与布鲁克纳的爱好也成为了一个广泛的现象。解读这些构造庞杂、感情丰盛、哲学思想深入的大部头作品并非是一般的指挥家可以完成,这些音乐从必定水平上反映了演绎者自身的精力内涵。对于博学多才的梅塔来说,马勒与布鲁克纳始终是他最引认为傲的特长,他录制的马勒第一交响曲、第三交响曲以及布鲁克纳的第八交响曲均出色纷呈。另外在唱片目录里还有一首布鲁克纳的第0交响曲,系作曲家青年时代的作品,笔力虽然难以与成熟时代相提并论,却独有一番青春气味。

          与另外两位亚洲顶尖指挥家小泽征尔与郑明勋一样,梅塔除了善于指挥交响乐之外,同时也是非常优良的歌剧指挥,这与他在维也纳求学时打下的深厚基本密不可分。CBS为祖宾·梅塔指挥佛罗伦萨五月音乐节乐团及合唱团录制的《费加罗的婚礼》堪称划时期的杰作,这是录音史上第一部该剧的立体声录音,最早发行与1956年,即使过去了60多年,听起来却依然如清风拂面,指挥家对每个细节的精雕细琢让人印象十分深入。

          梅塔可以说是见证了歌剧艺术在全部20世纪后半叶的迭起兴衰。他指挥了多明戈1988年在纽约爱乐乐团的独唱音乐会,那个时候的两位艺术家都在艺术发明力最茂盛的时候,一个指挥作风火爆热闹,一个嗓音富丽无比。如果你看过近年来多明戈在舞台上的表示,为好汉迟暮觉得伤心不已,那么这张专辑里的多明戈必定会让你立即感受到声乐艺术黄金时期的荣光。

          在梅塔的唱片目录里有一张十分有趣的专辑:出版于1990年,与以色列爱乐乐团合作录制的《佩利亚斯与梅利桑德》。梅特林克的《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有着浪漫的想象与丰盛的戏剧冲突,简直是音乐家们完善的想象源泉,许多作曲家都曾以此为主题创作音乐,然而由于作曲家自身作风不同,他们交出的答卷也各不雷同。梅塔的专辑避开了最常见的德彪西的同名歌剧,将勋伯格的同名交响诗、西贝柳斯的同名小乐队组曲以及福雷的同名戏剧配乐录制在一张专辑里,德奥、北欧与法国音乐汇聚一堂,却表达着同样的主题,这张专辑构思之奇妙,艺术价值之高,让人叹为观止。

          我推举的最后一张专辑是录制于1996年的以色列爱乐乐团60周年庆典音乐会。在这场音乐会上,除了梅塔指挥的勃拉姆斯第二交响曲出色迷人之外,客座音乐家阵容更是堪称奢华,斯特恩、祖克曼、帕尔曼、敏茨、沙汉姆与文格洛夫等小提琴家同台献艺,这简直是只能产生在想象里的事情,却在这样一场音乐会上实现了。也只有像以色列爱乐乐团与祖宾·梅塔这样的组合才干有如此号令力,而随着梅塔的告别舞台,具有如此号令力的音乐巨匠又少了一位,让人唏嘘不已。

          以上专辑皆可通过索尼精选Hi-Res音乐凝听。

          索尼精选Hi-Res音乐是亚洲领先的以Hi-Res高解析度音频规格为主打的线上音乐平台,也是中国首家Hi-Res流媒体音乐平台。

          索尼精选主打古典音乐与爵士音乐,为宽大爱乐人供给更高品德的正版音乐内容;平台拥有专业编纂团队,为每一张专辑筹备详尽且专业的介绍;通过直接与艺术家、音乐厂牌、录音工程师对话,全方位解析作品内核,为用户打造极致音乐体验。